相关文章

南京镀锌方管--千年铁炉”堪比过去首钢炼铁炉

过去发现的全国保存较好的几处冶铁遗址都集中在了河南。”刘乃涛说,延庆大庄科矿冶遗址群是目前国内发现的辽代矿冶遗存中保存炼铁炉最多,且炉体保存相对完好的冶铁场所,其基本形貌清晰可见。去年出土的一座铁炉,炉内结构完好,鼓风口清晰可见。“发掘所揭示的炉型结构为正确认识中国古代冶铁高炉的炉型结构演变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

考古人员曾用三维激光扫描仪对遗址进行扫描,还曾在保存较为完整的一处铁炉模拟过古代炼铁过程。铁炉上部的开口五六米高(现有4米左右),工人在高处往炉内扔原料,4名工人会站在炉身的鼓风口用鼓风机往炉子里加氧,加剧燃烧,铁水从炉身下方流出。“当时我们(文研所)的专家就研究指出,这种设计结构已经和上世纪50年代首钢的炼铁炉很类似。”刘乃涛说,辽代冶铁技术属世界领先水平。通过技术手段测定,该处高炉日产可达1.5吨左右,“这在当时也属于相当高产的。”

为何这一地区能成为矿冶“炼钢”之地?在延庆大庄科乡有一个叫霹雳石的村子,村名的来历有个神奇传说,很久以前村里只有几户人家,多以打猎烧炭为生,一天傍晚电闪雷鸣下着雨,闪电中隐约有庞然大物向村里滚来,第二天见巨石被雷电击中。民间有一种解释就说,这大庄科乡一带金属矿产丰富,引发雷电或许并不奇怪。

且不说这种说法的科学性,刘乃涛告诉记者,通过考古调查及勘探工作,大庄科乡矿冶遗址群周边发现有榆木沟矿山、东三岔矿山、香屯矿山、东王庄矿山以及慈母川矿山五处矿山。 “现已探明的有铁、锌、石英石、白云石、钼、金、铜和大量的花岗岩。现已开采的品种有铁、锌、石英石、花岗岩等。”时丽霞说,此处成为矿冶之地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水”,矿山周边水流通畅,乡域水资源丰富。怀九河环绕于榆木沟、莲花山、香屯、东三岔、东王庄、汉家川、水泉沟等矿冶遗址周围,铁炉河环绕于慈母川、铁炉村等矿冶遗址周围。“丰富的水资源不仅为矿石的运输提供便利,同时对于冶炼过程中的用水以及矿冶管理机构、冶炼工匠的饮用水源提供了便利。”

以水泉沟冶铁遗址为例子,它位于大庄科乡水泉沟村北部小溪北沿台地上,四座冶铁炉沿着台地边沿依次排布,前面有除铁场所,背后有布料、整粒台地。台地逐级分布,高度级差与炉体高度相适应,正适合上料等冶炼操作。遗址地处深山,燃料充足,且前方溪水常年流淌,取水便利。冶铁场两侧有小路,连通了河边、台地与背后的大路,便于运输。

除去相当不错的自然环境外,还有深厚的战略背景。时丽霞介绍,根据《辽史》卷六十、志二十九的“食货志”中记载:“太祖征幽、蓟,师还,次山麓,得银、铁矿,命置冶。”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机建立契丹,国号辽。辽朝地方行政区划,以五京为中心,分全国为五道:上京道、中京道、东京道、南京道、西京道。

其中辽南京管辖区域包括今海河、大清河以北以及长城以南、河北、北京、天津部分地域。“延庆水泉沟及附近铁冶遗址都位于北京城北面、长城沿线。在辽代,如今的北京地区属于幽州管辖,历史上是宋辽之间的战场前沿地带。因此,延庆水泉沟冶铁遗址可能是生产兵器等军用产品。”而在出土的器物中,有不少铁箭头、铁刀等兵器,刘乃涛估算这座1000多年前的矿冶“工厂”很可能就是当时重要的“兵工厂”及其家属区。“兵器铸造完成,可能就直接从怀九河运输出去。”

中国在西周晚期开始进入铁器时代之初就能够冶炼和使用生铁,并于战国至秦汉时期形成了以生铁冶炼为基础的一整套钢铁冶金技术体系,奠定了中华文明发展壮大的物质基础。从战国时期开始,中原先进的冶铁技术不断向周边地区传播,成为华夏各民族进步的强大物质基础。“辽国建立,就一直在掠夺中原的财富和人口。”刘乃涛初步估算,遗址内约有300名匠人,推测匠人们很可能是从中原地区被掳到此地。“从一些生活用具看,尽管可能失去了‘自由’,但生活水平还是不错的,普通人都能用上陶盆。”